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日本学者村田忠禧钓鱼岛是日本窃取的

2018-10-29 12:56:24

日本学者村田忠禧:钓鱼岛是日本窃取的

日本学者村田忠禧接受本报采访摄影/本报黄亮

4月22日,村田忠禧和粟屋宪太郎两位日本学者受邀在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做讲座。就中日双方近来的紧张关系,北京青年报对钓鱼岛、东京审判、靖国神社等双方关注的问题和争议的焦点,专访了两位日本学者。

两位日本学者热爱自己的国家,认为中日双方世代友好是两国根本利益的前提。与日本右翼势力言论相反,两位学者都本着尊重历史、尊重事实的原则,以扎实的学术研究为基础,对钓鱼岛、东京审判和靖国神社等问题给予了客观的历史审视。村田忠禧是认为“钓鱼岛并非日本固有领土”的日本学者,他撰书指出钓鱼岛是如何“成为日本领土”,建议中国诉诸国际法庭解决争端。粟屋宪太郎被称为东京审判研究人,他认为只有日本接受东京审判的判决,才能独立面对国际社会,到靖国神社参拜甲级战犯应该受到指责。

日本学者村田忠禧,在中国是因为“指出钓鱼岛是日本窃取的”而着名。

4月22日,在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村田忠禧再次就中日钓鱼岛领土问题争端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2013年6月出版的《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一书中,他指出钓鱼岛是日本趁中日甲午战争发生的时机窃取的。

村田认为,今天日本方面坚持不承认存在领土争端,的确关闭了中日政府间对话的大门。所以他建议中国向国际法院提出诉讼,因为中国提出诉讼,国际法院一旦受理,日本则必须正视与回答。

不过,67岁的日本横滨国立大学教授村田忠禧本职却是“毛泽东专家”,研究中共党史,其中主要的是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村田说,现在的日本人对中国的了解不够,特别是对现代中国了解很不够,自己做各种各样的研究,是为了搞好对中国的认识,钓鱼岛问题就是其中之一。因坚持钓鱼岛历来是中国的领土,他被日本右翼势力称作“中国代言人”,而他却坦然表示,自己作为学者,只尊重真实、真理。

村田与毛泽东结缘始于1971年,当时,刚从东京大学毕业的他来到一家叫作《毛泽东思想月刊》的杂志做。就在同一年,他跟随毛泽东思想学院代表团首次踏上中国。为期一个月的考察,让村田对中国产生浓厚兴趣,从对中国没有任何了解,成为地道的“中国通”。提起武大,他马上能想到樱花;提起信阳,他则会笑着说:“信阳毛尖很出名。”

在报告中,他坚持用中文讲,虽然慢但却完全不影响交流。村田的中文是通过电影学的,《李双双》、《烈火中永生》、《英雄儿女》这些如今中国年轻人陌生的电影,是村田的汉语启蒙教师,他连具体的放映年代都记得一清二楚。

作为《毛泽东传》的日译者,村田说,自己喜欢毛泽东提出的“实事求是”,“实事求是”的精神非常重要,不管是做研究还是做人都应该追求“实事求是”。[1][2][3][4]下一页对话

村田忠禧:我是追求真理的亾

“我不是中国的代言人”

北青报:从研究生起,您就一直研究中共党史,为什么会跟“钓鱼岛”发生关系?

村田忠禧:钓鱼岛问题跟中日关系有密切关系,跟中共党史也不是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们要关心这个问题。那个时候,井上清先生以外很少有人研究,所以只好我自己来做。我自己很想把这个问题早点解决,然后还是想要研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变化,但是现在要集中精神研究钓鱼岛问题。

北青报:如果钓鱼岛问题不解决,中日关系不恢复正常,会影响您的研究?

村田忠禧:对对对。作为日本学者来说,也应该做贡献,为日本人、为中国人、为全世界人民介绍真相,这是学者应该做的。别人不做,所以我只好做。

北青报:您说您的着作《日中领土争端的起源》,之前日本外务省是不重视的,现在还是这样吗?

村田忠禧:一直是这样的。他们如果想听我的意见,或想知道我所掌握的资料是什么,我可以给他们提供,但他们不想听我的意见。他们都将我看作中国的代言人。

北青报:那您怎么看?

村田忠禧:我完全不是那样的。我不是中国的代言人。我是学者,学者不站在那个国家的立场上,凡是属于真实、真理的话,都是应该说的。我是追求真理的人,跟国界国家没有关系。

北青报:我们这边有句话: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是有国界的。

村田忠禧:我也爱自己的国家,我也是日本人,而且是真正的日本人,我家跟中国完全没有血统关系,没有直接的利益。但是从日本的角度来说,跟中国的友好是日本国家利益所在。前一页[1][2][3][4]下一页“右翼分子攻击他们,他们怕,我不怕”

北青报:您的声音在日本算单独的声音?

村田忠禧:不是单独的声音。我在日本民间团体作报告,听了我的报告后,大部分人都赞成,有些人有不同的意见,但基本上都接受我的意见。现在的问题是,媒体不报道,特别是大媒体。我的书在日本是受欢迎的,但遗憾的是日本的大媒体一次也没有介绍过,应该用书评来介绍的,他们不敢写。

北青报:他们是不敢写还是不愿意写?

村田忠禧:因为如果写的话,右翼分子控制他们,攻击他们,他们怕,我不怕。因为我是学者,学者就是自己觉得正确的,就应该说,不用隐藏或者害怕。因特上经常有人攻击我,我不看,没意思,因为攻击我的都是闲人。

北青报:有人直接当面反驳您的观点吗?

村田忠禧:没有直接反驳的。如果他们直接说,我可以回答,用事实回答。而且看过我的书的人,亚马逊买我书的评价很高。我很高兴,但是我关心的是我写的对不对,错的地方应该改变。我的看法不一定完全对,有些资料掌握得不够,也会有看法不对的地方。我关心的只是这些,别人的评价不是太大的问题。前一页[1][2][3][4]下一页“日本人对过去反省的程度不够高”

北青报: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这两天要访问北京,您怎么看?

村田忠禧:这是好事情。东京和北京是友好城市,东京都知事十几年没访问过北京,这是不正常的。不仅知事之间,东京都居民和北京市民也要进行交流,通过交流加强认识。两国政府对立的时候,停止民间交流是不好的。一切情况下,民间交流都很重要,民间力量推动中日友好。

北青报:东京都知事访问北京,对国家首脑层面的交流来说是好信号吗?

村田忠禧:是好信号,据我所知,安倍本人还是想跟中国搞好关系,但像参拜靖国神社、钓鱼岛问题导致拒绝交流的情况,暂时是不能改变的。我希望东京都知事来访能有积极影响。

北青报:您说,影响两国首脑交流的主要是参拜靖国神社,您如何看待参拜的政治意义?

村田忠禧:日本人基本都在反省过去的事情,但是反省的程度不够高,不知道日本过去在侵略中做了什么事情,历史教育得不够。

北青报:中国“威胁论”在日本很流行吗?

村田忠禧:(这个事情)很奇怪,现在中国贸易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日本企业在中国建厂,我们买的也多是中国制造的东西,经济关系非常密切,所以中国威胁论是很奇怪的东西。日本只是感情上不想接受中国的发展,因为看不起中国的想法,从明治维新以来一直是这样,脱亚入欧的思想我们摆脱不了。

原标题:日本学者村田忠禧:钓鱼岛是日本窃取的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

木花箱
纯棉黑色t恤
移动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