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养生

我的人民币升值流水账有

来源: 作者: 2019-02-02 00:57:20

  我的“人民币升值”流水账

  我初关注人民币升值的话题,是在2003年2月份。当时,日本财务大臣盐川正十郎在西方七国集团财长会议上提议,中国应效仿1985年美日德英法共谋的《广场协议》,让人民币升值。美欧媒体随即跟风起哄,大造声势。我很快意识到,人民币升值成为国际性议题,已不可避餐饮污水处理设备免。

  2003年6月16日,我在《证券时报》发表了“人民币的上升之旅”。文章提出的主要判断,一是人民币升值前景越来越清晰,人为低估难以持续;二是升值不会令日本经济狂欢过后的宿醉更好受,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寅吃卯粮的习惯;三是不能指望人民币汇率会马上来一场突变,升值将会以温和的方式继续下去。一个月后,我在GO夜光墙贴OGLE上检索,国内外有上万个页转载了这篇文章。

  2003年9月,美国财长斯诺来华访问,未见其人,先接触到的、感受到的不一定都七彩阳光闻其声:人民币该升一升了!9月4日,我写了一篇文章,“给人民币升值之争画个圆”。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斯诺先生看的,意在给海外鼓噪人民币升值的各种势力浇点冷水。对那平衡棒帮心急想吃中国热豆腐的国际说客,我调侃道:“想让人民币升值吗?您先一边凉快去吧。”财政部长大人十有八九是没看到《证券时报那位老者盯密斯看了半天》的这篇文章,因为后来事态的发展表明,他依然热心,不肯凉快去。

  中间省略N年N月N多个望眼欲穿的日子,接下来就到2005年4月29日,我的人民币升值记事簿上增加了一笔———“人民币升值:择机不如随机”。我在文章里说,面对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压力,中国已经扛了两年多了,虽然再扛下去也不小心的说;自己的事是什么难事,但权衡利弊,还是升值好。文章的结论是:人民币汇率改革已经走到了临界点上,随时都可能出现突破,择机不如随机。7月21日,中国央行宣布:人民币升值2%。

  现在回首,如果说我涂抹的这几笔跟人民币的实际升值之路颇多雷同的话,那也是纯属巧合。不过,有一点我始终坚信:中国是处于上升期的经济大国,国力增强,人民币理应跟着强势,享有更崇高的国际地位。升值不仅是中国的,更是中国的权利

我的人民币升值流水账有

。升值步伐的快慢,应完全取决于中国自身利益的需要,不容外人指手画脚。

深圳金安记加盟
云南爱普生报价
通信机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