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美食

中国APP开发者群体生态调查在哪里能赚钱

来源: 作者: 2019-05-14 19:04:15

7月6日,美国数据监测机构AppAnnie称,今年季度,iOS平台中国区App下载量排名全球第二。但与之形成鲜明比较的是,中国iOS平台收入只排到全球第八。中国平均每次下载收入仅有0.03美元,是美国用户0.28美元的十分之一。

这1数据再次引起了国内开发者群体的共鸣。

过去的一年,开放与合作的大潮在互联行业掀起巨浪,无论是互联巨头、操作系统,还是电信运营商,均树起了开放的大旗。

业界对开放平台持一片赞誉,甚至认为草根创业者的春天来临。到底哪个平台更有利生长?开发者们自有一套标准,用户和收益无疑是他们选择平台的不二法则。虽然近七成的开发者仍在盈利的边沿徘徊,但是他们依然相信,良好的平台会给他们带来机会。

运营商平台两难

日前,在上海举行的亚洲移动通信展期间,中国移动、诺基亚、黑莓均举办了自己的开发者大会,企图依托技术、运营、分成等争取中国100万开发者。3家的大会同时定在2点半开始,但由于有多位业界大佬参加,功利的开发者大多涌进了中国移动的会议室。

北京全天通讯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高先生向《每日经济》坦言:诺基亚和黑莓都已经不是主流了,中国移动倒还可以,但也只有彩铃、音乐、视频类应用还有点希望,其他的基本没戏。

据了解,该公司原来主营SP业务,与运营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又在中国移动的运用商店MobileMarket(下称移动商城)做起了第三方运用开发,但是收入相比SP可谓一落千丈,原来每个月挣十几万很容易,现在每个月也就挣一万多块,在移动的应用商店里,音乐、视频和图书是比较容易盈利的运用。

虽然高先生对移动商城带来的收益其实不满意,但和其他开发者相比他已算荣幸。

中国移动互联基地移动商城市场部人士透露,截至今年6月,移动商城全注册用户数达2亿,日下载量达200万,企业开发商7696家,个人开发者372万,上架运用超过12万个。但是,在应用数量迅猛发展的同时,收入却并没有提升,目前销售额在5000万元左右,并与开发者采取三七分成模式。

由此可以看出,开发者从移动商城取得的收益可谓捉襟见肘。有开发者向《每日经济》泄漏,中国移动商城相比其他运营商的应用商店还算良好。移动用户有很好的付费意愿,联通和电信的应用商店销售额更低。

电信运营商人士陈志刚认为,尽管平台开放是运营商弥补自己业务创新能力不足的选项,但能否适应移动互联的环境,是运营商要面对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3大运营商都已完成了开放战略的部署。去年8月,中国电信先发出了开放平台的声音,今年3月正式推出了开放平台;去年12月,联通也发布了WO+开放体系。

业内分析认为,电信运营商身份注定了不可能在应用程序方面吸引很多用户付费,其收入的来源仍将是数据流量费用,因此难逃沦为管道的宿命。

互联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表示,移动互联发展早期,运营商是占据很大优势的,但由于他们心态不够开放,产业链核心便开始向运用商店和互联转移。在开放平台运营上,运营商应该用更市场化、开放化的方式去做,否则下一步平台垄断的趋势会更加明显,他们的地位还会被弱化。

互联平台招揽开发者

和运营商境况悬殊,互联开放平台的经营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除了腾讯、百度、盛大、阿里巴巴、新浪等巨头外,人人、开心等SNS站也都在宣称自己的开放之道。但是,由于平台能力的差异,开发者的境况也大有不同。

腾讯开放平台市场部相关人士向介绍,截至今年5月,该平台已积累了超过40万的开发者,应用超过20万款。至今腾讯给开发者的总分成超过10亿元,单款运用月分成收入超过2000万元。

同为巨头的百度依靠强大的流量入口占据了一席之地。百度技术副总裁王劲向《每日经济》表露:2011年,我们为开发者提供了过亿的分成收入,2012年这一数字将至少增长3倍。目前,百度开放平台已经聚集了6万开发者,通过审核的运用数量超过8万。

王劲认为,开发者首要的是用户和流量,否则技术再强都没有用。在百度开发者大会上,他如此描述他的愿景,我们会将搜索广告注入到合作伙伴的界面中,然后进行广告分成。对苦苦追求盈利的第三方应用开发者来说,这无疑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在分成方面,腾讯设置了梯度,对于月度收入在10万元以内的中小开发商,腾讯将不参与其分成;月度收入在10万元至100万元之间的开发商,开发者分成上限将提升至70%;月度收入100万元至1000万元范围的开发商,则与腾讯各取50%。

6月8日,新浪微博官方游戏平台微游戏也正式进入游戏收入分成阶段,并确定了3:7的分成方案。与单纯提高分成比例相比,开心还允许第三方应用嵌入广告。

针对眼下的平台之争,知名IT评论人士刘兴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开发开放平台来讲,构建生态系统非常关键,不管现在给出什么样的政策,如果不能构成商业价值循环,不能让开发者获益,平台都是不能长久存在的。

iOS6运用冲击市场

截至去年年底,国内民规模达3.56亿。在庞大用户范围的驱动下,目前中国已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移动应用市场。随着国内3G以及智能的普及率不断上升,移动应用的需求还在不断扩大。

庞大的市场需求,和各个开放平台给出的诱人分成,让开发者觉得一切正在向好。但在给开发者提供平台的同时,平台本身的逐渐完善和强大,也给他们带来了冲击。

今年6月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新推出的iOS6系统除了抛弃谷歌地图外,许多名不见经传的中小型应用也惨被替代。

据不完全统计,iOS6淘汰的第三方APP已超过1000款。例如苹果全新应用Passbook,可存放登机牌、会员卡和电影票,就给许多从事LBS优惠券应用的开发者带来了灭顶之灾。

1名从事LBS产品开发的产品经理对称,这个是一个划时代的杀伤力产品,本质上解决了传统产品和票据的信息化,并且是流动的。

上海慧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移动平台开发负责人方晟表示,我们的收入并不是依靠单个的用户,所以对平台盈利能力不太担心。的挑战在于怎样创新。好的运用一定是有人虎视眈眈盯着的,不论是大的游戏公司还是平台自身,想要复制一款运用成本很低。我们要思考的是提高自身的专业服务能力,比如加大跟线下传统行业的结合,就不会那末容易被抄袭。

方晟以一款具备快递查询功能的运用为例解释,该应用由于与线下数据和企业结合紧密,其他开发者或者是互联企业想要复制就不那末容易。

对此,方兴东认为,对于一个大平台来讲,单个运用只是几十万分之一。每一款应用都在逐步碎片化,很难对用户起到主导作用。而随着市场的发展,各大平台的地位还会不断变强,如果平台与跟开发者争夺用户,则会毁掉刚刚建立的生态系统,在垄断的环境里,创业者成本会越来越高。

开发者选择之困

随着开放平台的增多,开发者的选择变得多样却艰苦。

平台虽然很多,但不能随便找一个扑上去。就平台影响力来讲,百度、腾讯、淘宝可能具有优势,但盛大、SNS在社交文娱和游戏领域具有独特的优势,要根据产品的特点来选择。上海酷腾络科技有限公司CEO吴青海告诉。

据了解,吴青海开发的应用星宿运势目前已在腾讯财富通、小钱包、空间和朋友上运营。他说:去年刚刚上线时每个月收入才二三千元,现在大概能挣到七八千元,开发成本其实也就一万元而已。

看似良好的回报并没有让他感到满意,虽说腾讯的平台人气,但对小开发者的推广力度并不够。平台针对个人开发者的审核十分严格,大公司的应用比较容易被接纳。

一位不愿泄漏姓名的小游戏开发者也告知,像财付通、支付宝等开放平台刚起步的时候,都是用户的喜好来决定市场。但现在很多平台都发生了变化,像盛大、腾讯的游戏应用领域,开发者如果想提高效果,就需要花钱购买广告。

上述开发者泄漏,他的游戏目前在开心、人人等SNS类站都有运营,但效果并不理想。这些站虽然不缺人气,但用户并没有培养起付费的习惯。相比之下,腾讯虽然对第三方开发游戏要求十分严格,但仍是他想接入且投入精力多的一个平台。

事实上,实力差距使得大部分中小开发者从一开始便处于弱势。业内人士泄漏,合作协议基本上是由开放平台方面一手制定,开发者只能被动接受。移动互联产业同盟秘书长李易认为,国内开放平台主要是互联巨头对地盘和利益的重新划分而已,很多所谓的开放平台并没有真正开放,更多是打着开放的幌子去争夺开发者,进一步争夺用户。

除此以外,摆在开发者面前为现实的问题仍然是生存。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第三方应用开发者中仍然有48.7%处于亏损状态;实现盈利的有所升高,占比到达19.9%。

7月6日,美国数据监测机构AppAnnie称,今年季度,iOS平台中国区App下载量排名全球第二,但收入只排到全球第八,中国平均每次下载收入0.03美元,是美国用户0.28美元的十分之一。

AppAnnie商务总监余俊德说:国内很多应用开发商知道中国用户的付费意愿很低,所以它们干脆做成免费的,依托广告产生收入。

但是,这一盈利模式目前仍然难以实现。好耶团体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恂日前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坦承,当前阶段移动互联要取得广告主认可尚需要时日;而且,如果业务达不到一定规模,也没法吸引广告主。

即使如此,开放平台仍给了草根创业者机会。一些开发者目前正在寻觅更有利于自己发展的模式,将市场拓展到企业用户身上。吴青海告诉:现在我会做一些针对淘宝卖家或电商供应商的服务,将应用放在财付通和支付宝的平台上销售。比如聊天机器人之类的运用,每个月向用户固定收取二三十元的服务费,收入会更加稳定,这比售价一两块钱的个人应用更有市场。

痛经有效的缓解方法
月经量多如何补血
吃什么会月经过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