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乒球quot海外兵团quot趋于萎缩规定

2019-02-28 00:33:32

乒球海外兵团趋于萎缩 规定严格打法战术陈旧

2008年广州世乒赛团体赛期间,国际乒联出台了限制“海外兵团”的决议,决议规定:21周岁以上更改国籍的运动员,将不能参加世锦赛和世界杯赛,18岁到21岁的运动员在新协会注册满7年、15岁到18岁的注册满5年、15岁以下的注册满3年,才可以参加世界杯和世锦赛。 这项规定从2008年9月1日开始,到现在已经执行了将近4年,而从刚刚结束的多特蒙德世乒赛的情况看,“海外兵团”虽然仍旧在国际乒坛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却正在趋于萎缩,因为在国际乒联对它进行了时间的限制后,一名中国国内培训体制培养出的、具有较高水平的乒乓球运动员,从入籍到拿满注册年限,所需时间太长,等这些队员真正符合参加世乒赛和世界杯的时间要求时,往往他们的打法、技战术已经陈旧,或者因为脱离专业的高水平训练时间太久,已经无法再为接收国或地区所用。 在此次多特蒙德世乒赛期间,新加坡男队就遇到了因这个政策而遭遇的尴尬。新加坡队队员杨子说:“团体赛三个人打,但我们队只有我和高宁能打一打,三号是个学生,水平确实不行。”为此,在多特蒙德世乒赛遭遇硬仗的时候,新加坡队就使出“田忌赛马”那一招儿,把不太抗打的三号男单排在一号男单的位置,而用二号男单去抓对手的三号,就赌自己的一号男单能在二号位上拿到两分,他们用这招儿惊险地过了白俄罗斯一关,但终还是没能闯过日本男队。新加坡男队主教练杨川宁说:“要是李虎和詹健在,我们就是强队了,还用得着想这种办法?”而李虎和詹健两个人就是去年,也就是国际乒联的限制政策实施后,加入新加坡籍的前中国国手。 正是因为对“海外兵团”的限制存在,因此在这次多特蒙德世乒赛上,年轻的“海外兵团”选手——波兰女队的李倩,今年也已经有25岁了,虽然像今年50岁的西班牙老将何志文、已经年过40岁的美国队名将高军、逼近40岁的荷兰名将李佼等,目前都还活跃在国际乒坛上,但他们终究会有退役的一天,而不断失血又缺乏新鲜血液注入的“海外兵团”,也终究会有一天被时间“消灭”:在世乒赛和世界杯的比赛中,看不到“海外兵团”球员的身影。 第二故乡生存不易 即便在乒乓球台上有一身本事,但要想成为乒坛的“海外兵团”,就必须要适应和融入“第二故乡”的文化和生活。 多特蒙德世乒赛上的荷兰老将李佼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1999年只身一人前往荷兰的时候,荷兰的乒乓环境给她的感觉,和出国前心怀壮志时所设想的并不一样,虽然也是在当地一家乒乓球俱乐部打球,但训练条件非常糟糕,场地、球台、灯光这些硬件跟国内没法比,软件也不灵,俱乐部一共只有四五个人,而且水平相当业余,想要找个能够练到一起的人都找不到,更容易让人心灰意冷的是,当地乒协和许多当地乒乓球选手,对于李佼的到来并不“欢迎”。李佼说:“他们认为我们来了就抢了他们的机会和饭碗,的确,我们确实在一开始的时候令他们参加比赛的机会少了许多,但后来他们也发现,我们的到来和取得的成绩,让更多人关注了乒乓球,有助于在当地推广乒乓球,而且也提升了他们的水平,所以才慢慢接受我们了。” 而如果偏巧你选择的“第二故乡”,当地乒乓球水平也正经不错,那么可能你的“海外兵团”之路还会走得更加曲折。现在韩文名字叫石贺净的石磊,在取得韩国国籍乃至代表韩国出赛的过程中,就颇多曲折。当初她去的时候,口头约定是三个月入籍,然后就可以参加比赛。但三个月期满后,石磊被通知因为年纪太小,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入籍,但没想到三年期满后,她又被告知需要五年,等到满五年,又要求在境内呆满五年,就这样,石磊用了7年多才拿下国籍。 而过语言关对于绝大多数“海外兵团”而言,则是另一道难关,奥地利名将刘佳如今能够讲一口流利的德语,这让她在此次多特蒙德世乒赛期间如鱼得水,谈到自己的德语,她说:“我是真的非常认真地学习了德语,就是为了能够与周边的人进行交流,以适应这里的文化。” 而许多乒乓“海外兵团”,现在在第二故乡的主业也已经不是乒乓球了,就比如今年已近50岁的西班牙老将、前中国国手何志文,他在西班牙和妻子开了一家服装店,乒乓球早已经不是他谋生的手段了。(李远飞) [:jinti]

宝宝严重便秘
小儿感冒药中药推荐
感冒鼻塞流鼻涕原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